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rna风之度

批判与理性,深度与自由,构建与升华(全部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文学之道》(7)  

2010-06-28 15:31:43|  分类: 文学之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三文学:也称虚拟世界型文学。指记录虚拟型世界。即社会型文学。一般是整体虚构世界而影射自我的思想意识及情感。如小说,虚拟体验的诗歌、赋、哲思散文、议论文、小品文等等。虚拟世界型文学只有与实体世界型文学结合,才能有根基,才具有烟火气息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七、二十八回(节选)在虚拟的世界精细描述两位恋人之间的冲突与平息:宝玉道:"我就来。"说毕,等他二人去远了,便把那花兜了起来,登山渡水,过树穿花,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。将已到了花冢,犹未转过山坡,只听山坡那边有呜咽之声,一行数落着,哭的好不伤感。宝玉心下想道:"这不知是那房里的丫头,受了委曲,跑到这个地方来哭。"一面想,一面煞住脚步,听他哭道是:

《文学之道》(7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释处。手把花锄出绣帘,忍踏落花来复去?
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。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
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明媚鲜妍能几时?一朝飘泊难寻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闷杀葬花人。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。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怪奴底事倍伤神?半为怜春半恼春。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。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。
愿侬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
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?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宝玉听了不觉痴倒。林黛玉只因昨夜晴雯不开门一事,错疑在宝玉身上。至次日又可巧遇见饯花之期,正是一腔无明正未发泄,又勾起伤春愁思,因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,由不得感花伤己,哭了几声,便随口念了几句。(后略)宝玉叹道:"当初姑娘来了,那不是我陪着顽笑?凭我心爱的,姑娘要,就拿去,我爱吃的,听见姑娘也爱吃,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。一桌子吃饭,一床上睡觉。丫头们想不到的,我怕姑娘生气,我替丫头们想到了。我心里想着:姊妹们从小儿长大,亲也罢,热也罢,和气到了儿,才见得比人好。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大,不把我放在眼睛里,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的放在心坎儿上,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。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。虽然有两个,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?我也和你似的独出,只怕同我的心一样。谁知我是白操了这个心,弄的有冤无处诉!"说着不觉滴下眼泪来。黛玉耳内听了这话,眼内见了这形景,心内不觉灰了大半,也不觉滴下泪来,低头不语。宝玉见他这般形景,遂又说道:"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了,但只凭着怎么不好,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。便有一二分错处,你倒是或教导我,戒我下次,或骂我两句,打我两下,我都不灰心。谁知你总不理我,叫我摸不着头脑,少魂失魄,不知怎么样才好。就便死了,也是个屈死鬼,任凭高僧高道忏悔也不能超生,还得你申明了缘故,我才得托生呢!"黛玉听了这个话,不觉将昨晚的事都忘在九霄云外了,便说道:"你既这么说,昨儿为什么我去了,你不叫丫头开门?"宝玉诧异道:"这话从那里说起?我要是这么样,立刻就死了!"林黛玉啐道:"大清早起死呀活的,也不忌讳。你说有呢就有,没有就没有,起什么誓呢。"宝玉道:"实在没有见你去。就是宝姐姐坐了一坐,就出来了。"林黛玉想了一想,笑道:"是了。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待动,丧声歪气的也是有的。"宝玉道:"想必是这个原故。等我回去问了是谁,教训教训他们就好了。"黛玉道:"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,只是我论理不该说。今儿得罪了我的事小,倘或明儿宝姑娘来,什么贝姑娘来,也得罪了,事情岂不大了。"说着抿着嘴笑。宝玉听了,又是咬牙,又是笑。(引用完)

《文学之道》(7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本文曲折精致,把人宝玉内心惶恐、屈已求人的精神状态及黛玉多疑善感的性格写得活灵活现。作者先以花喻人,花魂无依,林黛玉睹物思情,落魂不已。经宝玉耐心沟通,冰释前嫌,误会全消,黛玉破涕为笑,两人重归于好,心心相印。

作者不停地转换视角,先是从宝玉的角度好奇地看谁在哭泣,然后再从黛玉的视角来交代冷落之苦,体现了类似中国画的平行透视的特点。神来之笔的《葬花吟》为一种谶语,暗喻两个怀春的革命同志的命运多桀,劳燕分飞。且吟天苍地黄,逝日如骦,青春苦短,儿女情长;花开堪折,百般纠结。一曲词歌罢,二颗心融谐,精神归现实,天上回人界。

当然诗也有败笔,多仿前人诗句或理念,为二次创作而非原创。

葬花之举,摹唐寅将牡丹花盛于锦囊而葬,或是从其祖父曹寅的“百年孤塚葬桃花”詩句中得到灵感。

“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受杜甫《曲江》影响较大:“一片花飞减却春,风飘万点正愁人。且看欲尽花经眼,莫厌伤多酒入唇。江上小堂巢翡翠,花边高冢卧麒麟。细推物理须行乐,何用浮名绊此身”。李贺诗《上云乐》也吟飞花之景:“飞香走红满天春,花龙盘盘上紫云。三千宫女列金屋,五十弦瑟海上闻。天江碎碎银沙路,嬴女机中断烟素。缝舞衣,八月一日君前舞。”

“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”,系从韩愈《晚春》诗中借来:“草树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半芳菲。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”。

“一年三百六十日”,摘自戚继光的《壮志》:“南北驱驰报主情,江边花月笑平生。一年三百六十日,都是横戈马上行”。
其他略。
整首诗与刘希夷的《代悲白头翁》及唐寅的《花下酌酒歌》类似,哲思方面,没有突破,附诗:《代悲白头翁》(刘希夷)洛阳城东桃李花,飞来飞去落谁家。洛阳儿女好颜色,坐见落花长叹息。今年花落颜色改,明年花落谁复在?已见松柏摧为薪,更闻桑田变成海。古人无复洛城东,今人还对落花风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寄言全盛红颜子,应怜半死白头翁。此翁白头真可怜,伊昔红颜美少年。公子王孙芳树下,清歌妙舞落花前。光禄池台开锦绣,将军楼阁画神仙。一朝卧病无相识,三春寻乐在谁边?宛转蛾眉能几时,须臾鹤发乱如丝。但看古来歌舞地,惟有黄昏鸟雀悲。《花下酌酒歌》(唐寅)九十春光一掷梭,花前酌酒唱高歌。枝上花开能见日,世上人生能几何?昨朝花胜今朝好,今朝花落成秋草。花前人是去年身,去年来比今年老。今日花开又一枝,明日来看知是谁?明年今日花开否,今日明年谁得知?天时不测多风雨,人事难量多龃龉。天时人事两不齐,莫把春光付流水。好花难种不长开,少年易老不重来。人生不向花前醉,花笑人生也是呆。

仅从这首诗来看,自小从女人堆里长大的曹雪芹,带有一种女性的气质,笔端细腻敏感,长于叙事摩情,哲思则相对为一种短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