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rna风之度

批判与理性,深度与自由,构建与升华(全部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<文学之道>>(11)  

2010-07-06 13:36:05|  分类: 文学之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(11)

三,文学是一种形象化的信息。

 

形象化指意识的整体化感性表达。其特征为:具体,有形象,精微状态,有思想情感的融入,体现一种形象思维、感性思维、发散思维、实证思维的特征。其对立面是:抽象,无形,宏大叙事,或是直达感观背后的、抽去情感的、对思想的抽象或理性表述,体现一种抽象思维、逻辑思维、先验思维、理性思维的特征。

 

(一)不具体、具体及独特的具体。

文学之道(11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

先列几篇文章,说说不具体的问题。

 

汪国真先生的《我喜欢出发》:(引用始)

我喜欢出发。凡是到达了的地方,都属于昨天。哪怕那山再青,那水再秀,那风再温柔。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,绊住的不仅有双脚,还有未来。

怎么能不喜欢出发?没有见过大山的巍峨,真是遗憾;见了大山的巍峨没见过大海的浩瀚,仍然遗憾;见了大海的浩瀚没见过大漠的广袤,依旧遗憾;见了大漠的广袤没见过森林的神秘,还是遗憾。世界上没有不绝的风景,我有不老的心情。

 

我自然知道,大山有坎坷,大海有浪涛,大漠有风沙,森林有猛兽。即便这样,我依然喜欢。

打破生活的平静是另一番景致,一种属于年轻的景致。真庆幸,我还没有老。即便真老了又怎样,不是有句话叫老当益壮吗?

于是,我还想从大山那里学习深刻,我还想从大海那里学习勇敢,我还想从大漠那里学习沉着,我还想从森林那里学习机敏。我想学着品味一种缤纷的人生。

 

人能走多远?这话不是要问两脚而是要问志向;人能攀多高?这事不是要问双手而是要问意志。于是,我想用青春的热血给自己树起一个高远的目标。不仅是为了争取一种光荣,更是为了追求一种境界。目标实现了,便是光荣;目标实现不了,人生也会因这一路风雨跋涉变得丰富而充实;在我看来,这就是不虚此生。

是的,我喜欢出发,愿你也喜欢。(引用完)

 

刨去这篇文章有思想、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动力的优点,单独说说文章的表达方式。

此文还没有脱离“国家主义文体”(即“口号文体”)的风格,没有具体,你即使是拿着一支画笔,也不能清晰画出作者所在描述什么,有什么样的整体风景,你看不到任何景象、形象,所有的词语,如山再青、水再秀、大山的巍峨、大海的浩瀚,都只不过是一枚枚语言碎片,如沙堆般托住那些没有证据支撑的结论:“我想用青春的热血给自己树起一个高远的目标。不仅是为了争取一种光荣,更是为了追求一种境界。”于是,这种结论是突兀的、凭空而来、先验预设的空中楼阁。

文学之道(11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

北岛赵振开先生的《回答》冷峻磅礴、酣畅淋漓: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,看吧,在那镀金的天空中,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。//冰川纪过去了,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?好望角发现了,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?//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只带着纸、绳索和身影,为了在审判之前,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。//告诉你吧,世界,我--不--相--信!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,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。//我不相信天是蓝的,我不相信雷的回声,我不相信梦是假的,我不相信死无报应。//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,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,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,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。 //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,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。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,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。”

文学之道(11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

北岛先生的悲愤控诉,宣告着“朦胧诗”时代的开始,意味着从“国家主义文体”走向“文学艺术文体”(即“形象文体”,但此诗并非为“整体形象文体”)的自觉,尽管还带有“国家主义文体”的特征与痕迹,如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”,整首诗在表达层面上对形象构筑还有欠缺,有点扛着“国家主义文体”反“国家主义文体”的味道,毕竟整个民族包括每个作者都处于这时代种洪流中,潜意识会受到这型文本的影响。

 

比较有意思的是同时代的这首诗,很精致,有艺术性:“黄浦江上有座桥,江桥腐朽以动摇,江桥摇,眼看要垮掉,请指示是拆还是烧?”江桥摇对应着三个人的名字(江青、张春桥、姚文元)。这首诗反映了强权(文字之狱?话语之狱?)高压扭曲下的、民间智慧的表达艺术,带有一种整体的镜像,含蓄强烈而不失意境,明哲保身亦申明爱恶,有一种打油诗的晓畅、调侃、冷眼、热烈、深刻,为草根思维模式(而非公民思维模式),希望凭外在的力量(如:需要指示),而非自身力量(权利?)的本身来改变不“和谐”的世界。

文学之道(11)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