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rna风之度

批判与理性,深度与自由,构建与升华(全部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诗道》之六:现代诗的语言加工技术:【三易】之【易感】  

2010-09-06 11:11:10|  分类: 诗歌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对现代诗的理解之六:现代诗的语言加工技术:【三易】之【易感】

三易分别为:易感、易属,易相。这里的“易”就是变的意思,加工的意思;

所谓【易感】,即感觉的加工变化;易感是相对于人(主体)而言的。细分可为“变感”、“跨感”、“赋感”;

“变感”是指“同种”感觉变化与加工;具体有:矛盾、游移、否定、扩大、缩小、对比、不确定化、变形、扭曲、增损、夸张等;放(大或长?)缩(小或短?)、增(多或加?)损(少或减?)、剪辑、细分、对比、聚集、萃精等。

“跨感”是指“不同”感觉之间的变化与加工;具体有:错位、嫁接、比喻、通感、象征等;类喻、联想、移植、嫁接、变形、加工、碰撞等。

“赋感”是指象征、升华、赋义、喻志、寓意、融理、纵深推演、抽象提炼等。

先说说【感】。人在感(心理、气质、思想)方面有如下层次:

一是感知系统。具体有:视觉,听觉,味觉,触觉,嗅觉,空间觉,运动觉,平衡觉等;

二是情绪系统。具体有: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惊、恐、嗔、静、颠、嘲、讽、害羞、低落、消沉、激昂等诸多生理应激反应或变化形式;

三是情感系统。具体有:爱(关爱、尊爱、爱慕、爱恋、眷爱等形式)、恨、偏执、审美、嫉妒、羡慕、博爱、怀念等诸多欲望倾向或稳定性心理特征。特别是至善、至恶、人文情结等道德形态与社会责任形态;

四是情怀系统。情怀是一种长久、稳定的深度情感与价值取向。其最高境界是人文关怀。

五是思想系统。所谓思想,即对世界(自然、社会、人、信息及意识)的深刻看法,即“观”,如艺术观、生活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、权力观、人生观、文学观等。层次高者,会有自己的(抽象的、系统的?)理念体系。一切文学思想的最高端,总会站在社会的角度,对社会进行理性的思索而后来进行感性的表达。于是,就产生了对社会进行思考、批判、回归、再现、展望等心理特征;

再说说【易】。

前面列举出很多【感】,如果我们将这些【感】(如视觉,听觉等)来进行排列组合,可以组合出无穷种奇诡的新【感】;实际上这意味着,仅在“通感”方面,现代的诗的语言,就有无穷种表达形制,更遑论还有“变感”这种加工形式。

为使大家方便这种理念理解,对运用【易感】的诗句举例如下:

例1: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;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(老子)【注:这应算是现代诗语言源头了;这是一种“变感”,运用“不确定化”,使感觉如梦似幻,朦胧万端】

例2: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来如春梦几多时?去似朝云无觅处!(白居易)【注:这诗应算是现代朦胧诗语言之鼻祖级的;将感觉描成否定的感觉,为否定型的“变感”】

例3:当我死时,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,白发盖着黑土,在最美最母亲的国土 。(余光中)【注1:“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”,这是“空间觉”缩小的例子,为“变感”;注2:“白发盖着黑土”,在视觉上用黑白比较,来形成冲击力,为使用对比的“变感”;注3:本句诗在语言上没有本质性的丰富想象力,这大概是六七十年代现代诗的惯用表达方式】

例4:你/一会看我/一会看云/我觉得/你看我时很远/你看云时很近。(顾城)【注:典型的感觉变化与转移,心灵的“距离空间感”的变化,这是一种感觉变动,为“变感”】

例5:麦地/别人看见你/觉得你温暖 美丽/我则站在/你痛苦质问的中心/被你灼伤/我站在太阳 痛苦的芒上。(海子)【注:“我站在太阳/痛苦的芒上”。这句是“通感”的运用:1,芒是不可能痛苦的,将芒赋予了痛苦的感觉;2,“我”不可能站在“芒”上,这里使用了一种奇诡的“通感”方式】

例6:拔节的思念在骨子里吱吱作响,疯长的乡愁呜咽在心底(作者:大漠孤焑&海德)【注:本句大量使用“通感”:1,思念不可能吱吱作响,这里把“吱吱”的声音“听觉”移植到“思念”里;2,“拔节的思念”,这句也是通感的运用,“拔节”是竹子的成长,运用到“思念”,非常传神】

例7:咀嚼着凄婉迷茫情丝 /让那湿漉漉的曲子 /覆在心头 盖在脸上 /雨滴溅到纸伞上 /如飞 溅玉 /似落叶飞花 /弹拨着暗藏忧伤的心弦 (作者:灯下听雨)【注:这句是“通感”的运用:1,咀嚼应该是物质,而不是情丝,这里咀嚼的对象发生了不可思异的变化;2,曲子,不可能是混漉漉的,这里把“触觉”(湿漉漉)移植到“听觉”(曲子)上】

例8:不睡的灵魂 /正在读着夜的幽深 /流水般的思绪逐渐张扬开出 /诗意的文字(作者:竹笛清韵)【注:这句是“通感”的运用:“夜的幽深”,不可能“读”,“读”的对象通常是书等,这里将“读”的对象进行了感觉移植;】

还可以举出无穷多的“变感”、“通感”“赋感”即“易感”的例子,希望通过这些例子,开阔大家思路,使大家获得一种语言表达层面的解放。

总结一:并不是每个诗人天生就具有那种感觉变化加工能力的,平时可通过系统的感觉迁移培养,来增强对万事万物在感觉上的敏锐度、迁移度、跨度,由量变而质变,将“常规”感觉钝化、蜕化,涅磐出对万事万物的“非常规”感觉;但注意要适可而止,不可为追求“易感”,而导致怪诞百出、走火入魔、不知所云、文字游戏;当然,早期可先尝试作跨度大的感觉迁移,但在后期(高级阶段?)要注意并明白,所有的“易感”手段或技巧,其实是为表达思想与情感服务的,不要视其为诗的本原,如果是,那真谓以手指月,见指不见月。

总结二:宋人写词,喜欢赋义、赋自我感觉于自然事物,如“绿肥红瘦”,今人不妨借鉴,将自己的感觉融入景中。马致远《天净沙,秋思》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;在述景方面,对景的形容词选择,如:枯(藤)老(树)昏(鸦)。。。。。。古(道)西(风)瘦(马),断肠(人)(在天涯);较宋人朴实、自然,但在表现力来说,厚重、富有感染力。所以,不可为“易感”而“易感” ,将“易感”看成万能的现代诗写作技巧;我们只能说,易感,会使我们写现代诗时,有了丰富的表达手段,使我们获得了表达的解放与自由度,但决不是写诗的终极目标。

《诗道》之六:现代诗的语言加工技术:【三易】之【易感】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