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rna风之度

批判与理性,深度与自由,构建与升华(全部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诗道》之五:诗在语言层面的想象力加工技术  

2010-09-06 11:05:18|  分类: 诗歌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对现代诗的理解之五:关于语言层面的【想象力】:

现代诗的想象力分两个层面:一是语言层面的想象力;二是整诗层面的想象力;整诗层面的想象力,属于一种高级加工能力,在后面的部分会试述。这里只讲语言层面的想象力,即对普通的语言如何改造成具有诗意的语言:

例1:原始句子:她有一双眼睛。

评:无味的语言

加工1:她眼睛秋波盈动。

评:太老套了

加工2:一双眸子,盛满幽蓝的湖水;

评:只是写出了状态,具有初级的想象力

加工3:一双眸子,盛满幽蓝的湖水,有一石掠过,划出粼粼波纹。

评:写出了动态,心中的波动,有双关之意

加工4:一双眸子,盛满幽蓝的湖水,有一石掠过,划出粼粼波纹,流淌出拔弦的声音,颤荡,我的心尖。

评:写出了两个人的感受,有画面,有声音,当然,这是一种浅层情感。

加工5:一双眸子,盛满幽蓝的湖水,有一石掠过,划出粼粼波纹,流淌出拔弦的声音,久久灼烫融化,我原本冰冷的灵魂。

评:这一句,与原始句子,有了很大的差别,你基本上看不出有原句子的风貌。

这就是诗的语言加工艺术,是一种想象力由初级向高级的发展,体现了“诗态”由“状态”向“灵魂态”逐渐进阶的过程。

例2:原始句子:鸟在飞翔。

评:无味的语言

加工1:鸟在飞翔,又哭又笑。

评:太平直了

加工2:鸟在哭笑之间,不断飞翔。

评:写出了动态,具有初级的想象力

加工3:只有翅翼,而无身躯的鸟,在哭和笑之间,不断飞翔。(作者:佚名)

评:残缺之美的加工,似一幅的高度抽象的现代画,变形与夸张,形成奇诡的意象,表达一种凄婉、无奈、彷徨等情绪的状态。

例3:原始句子: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评:天然去饰,信手拈来,乡愁漫涌

加工1:床前的月光投在地上,象霜一样,我抬头遥望明月,低头思念故乡。

评:平直,味如嚼蜡,音乐感无。

加工2:故乡的明月,漫过窗棂,象冷霜爬上,地及床上的一个人,那深深的乡愁,涌在心头,徘徊在明月与我之间,抬头低头之时。

评:有些想象力,但没有能够写出力透纸背的乡愁。

加工3:抬头低头的窗间,故乡的明月,霜一样,冰冷地将地与我连同这床,浸透悸痛。

评:有些想象力,较前面简洁且有质感。

本句子的加工思路有二步:

第一步:提取原诗中的元素:床、明月、光,地、霜、我、抬头、低头、思、故乡;

第二步:加入一些元素并将这些元素组合;

提示:对本句的加工,还可以加入或变化更多元素及进行变形夸张。

 

下面有几首诗,大家可作相关改写尝试:

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,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
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,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
故国三千里,深宫二十年,一声何满子,双泪落君前。

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,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

笔力雄健者,可将下诗改写成现代诗: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更多的例子就不举了,希望能够通过以上例子,触类旁通,一通百通。

总结一:所有的复杂都是由简单有机构成的,诗在语言层面的想象力加工,可从“简单”逐渐步入“复杂”状态,这种“复杂”状态,不是“句子长”的状态,而是一种保持简洁的情况下,诗的意象容量更多的状态。诗是创意出来的,对低境界诗人而言,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是改出来的,想象加工出来的。写诗者,可以从模仿逐渐走向自我创造,并不断获得在诗的语言创作想象方面的主动权与能动性,最终到达写诗的“自由及自然”之身。

总结二:写诗其实是将“诗态”的“五态”写出来。但要想写出“灵魂态”境界的诗,作者就不能“有意为诗”,而应有自己的生命灵魂投入,诗即为我,我即为诗。要有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的精神。

总结三:现代诗的艺术创作,汲取了更多的其他艺术类的经验,如绘画(现代抽象画、水墨写意画等),音乐(POP风格,乡村风格、不对称节奏等),舞蹈(街舞、太空舞、芭蕾等),电影(蒙太奇,视觉冲击技术等),建筑(东西建筑及园林,单位空间容量,心理空间构筑等),竞技运动(速度、高度、跨度、团队合作等)。根据我的经验,画面能承载更多的情绪、情感或思想,如例2画面给予受众的复杂心理体验。有些人喜欢利用视觉冲击写诗,这样写出来的诗,虽然外形绚美(如修辞多变,词气纵横,节奏灵动,想象丰富等),但如果没有深邃思想支撑,将如好莱坞科幻大片一样,昙花一现,看第一次是刺激,让人没有回味,不想再看一次。

《诗道》之五:诗在语言层面的想象力加工技术 - urna风之度 - urna风之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